领sama的死神手帐°

这里卷毛!
杉厨,福厨,杉福厨,二厨,卷二厨!!!【没啥不对?
写点乱七八糟的小东西w,爱糖(◍ ´꒳` ◍)【看到刀找直毛,我没有我不是
…不开车抱歉(๑❛ᴗ❛๑)
夜行动物,夜晚捕获率会增加【捕获个鬼😂
会写自设的糖嘿!狗粮狂魔hhhhhhh
我有世界第一好的二二!不接受反驳www

一个屯了许久拿出来混更瞎xx写写自娱自乐之后不知如何起名的产物

我喜欢这个标题hhhhhhhhhhhhhhhh

uf的sf,

fell真好,霸气的fell真好,霸气但是不擅长应付冷笑话和被撩的fell真好

  女孩双手拿着树枝,忍不住的颤抖,单薄的毛衣下摆有几根脱了线,虽然身处雪域,冷却并不是她颤抖的原因。一个带着残忍笑容的怪物就站在她面前,她悄悄后退了一小步,脚踩进了雪堆,雪块滑落入鞋子,真是冷到刺骨。默默将右手收回,在口袋中摸索,那里空空如也,最后一个创口贴也被用完了,她不安的捏住自己的衣角,心里多少有些后悔,sans说得对,她不该跑出来的。
  面前的怪物也不急着攻击,只是饶有兴趣的注视着女孩的表情,仿佛在欣赏猎物的绝望,不过它的耐心似乎不足以支撑它看到最后,于是,它动手了。
  frisk注意到怪物的动作,忙不迭的闪躲,虽然在骨家兄弟的训练之下她完全可以躲过这一击,可是怪物的凶狠让她不敢大意。“啧。”耳边传来一身咋舌声,没等她有动作,身体就已腾空,手脚并用着在空中划了两下未果,以一道不太完美的抛物线栽进了一个高高堆起的雪嘭中。“一边去小鬼,别挡道。” 再熟悉不过的声音让她安心下来,好吧,她暂时不用担心人身安全……可是要怎么把自己的脑袋从雪嘭中拔出去成了她的新难题,这骨头用力太大了吧?
  sans那一双红色的眼睛静静注视着来不及刹车而撞在骨墙上的怪物,双手插兜,笑容中透着无所谓。他慢条斯理的伸手整理着自己的毛领子,金灿灿的牙齿反射着颇为森冷的光。“嘿傻瓜,你欺负小鬼倒是挺有本事嘛,怎么着,劳资陪你练练?相信我,你一定会有一段值得记一辈子的美好时光。”话音未落,怪物所在的地方已经竖起无数骨刺,它躲闪不及受了伤,哀嚎还未出口便看见笑容满面的骷髅身边那对巨大的骨龙炮早已蓄势待发,不由倒吸了口气,看着他的红眸,心中只剩恐惧与绝望。 sans本想将手挥下,让面前的怪物变成真正意义上的渣渣,脑海中却突然跳过frisk认真的告诉他要仁慈的样子。“切。”骷髅翻了个白眼,将骨龙炮收了起来,嘴角一勾,立了一排骨刺,对面的怪物嚎叫的声音让他捂住了并不存在的耳朵。“滚,下次别让我再见到你。”
  看着怪物离开,骷髅又重新将手插回口袋,双眼微阖,这小家伙难道不知道这里有多危险吗。他咬了咬牙,就不能让他清闲一天。
  “喂,小鬼,回家了。”他向女孩所在的位置走去,那个大大的雪嘭依旧在那里,却不见了女孩的影子。“kid?你在哪里?”骷髅皱起了眉骨。或许她回家了,骨头这样想着,扭头向家的方向走去,走出去没两步便失去了耐心,雪嘭旁边没有脚印。抬手打了个响指,下一秒就站在了家里。“frisk?”他叫着她的名字,没有人回答。“该死……”骷髅黑着眼眶低低的说了一句。
  frisk失踪了,没有一点征兆。他快速的利用捷径找了每一个那孩子可能去的地方,毫无收获,他甚至去找了艾菲斯,呵,他可第一次知道艾菲斯布置的摄像头居然存在死角……那孩子的确是不见了。sans黑着一张脸从雪镇走过,身边意外的安静,他再次回到了自己的住处。boss已经回来了,顺口问了句frisk呢,骷髅闭着眼睛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他好像还想问什么,被sans一句“困了,去睡了。”硬生生堵了回去。
  巨大的关门声让房子跟着一起颤了两下。sans将自己扔在床上,连衣服也懒得换,磨磨蹭蹭翻了个身,却觉得有什么东西硌的骨头疼。他将手探进口袋,摸索了几下抓出来一个什么,举到眼前一看,原来是颗糖。骷髅嗤笑了下,准备将之扔到一边,想了想又放了回去。这可不是他的东西,他一向对这种软弱的食物不感兴趣,而那个小鬼却总会露出满足的笑容。“啧……到底去了哪里。”自觉不对的sans再次翻了个身,准备睡觉。“劳资管她死活。”“……”哪知却过了许久都没有半点睡意。“fxxk。”
  第二天的早晨,因为晚睡而导致有些迷糊的sans揉着眼眶从楼上走了下来。餐桌上没有平时那般丰盛的早餐,而是放着一盘意面,他暗自嘟哝:“意面?这孩子也有起晚的时候……”这句话出口,骷髅默默顿住了脚步,清醒了不少。他还没胆量尝试那盘看起来充斥着种族灭绝能量般的意面,于是将之瞬移去垃圾场之后,晃悠了一圈,没找到半瓶芥末,只能饿着肚子出了门。
  “嘿,伙计们快看啊,是sans……我没看错吧,那是sans吗?他居然没带着他那爱哭的小尾巴。你怎么不干脆和她一起做一对儿胆小鬼啊傻……”骷髅从原地消失出现在几个挑衅的怪物面前,脸上笑容依旧,一双血眸红的可怕:“你他妈最好把刚才那句话咽回去,管好你吃饭的家伙,不然我想你也再也用不到它了。渣渣。”干架这种事再日常不过了,伸手蹭去脸上那并不属于他的血迹,选择今天招惹他显然不是个好主意。
  sans走到了热狗摊上,今天似乎花的时间比平时长多了。他将热狗推到一边,自己趴了上去,双臂交叠,将脑袋枕在上面,整个骨缩进了大大的毛领子里,周围很安静,静到他只能听到自己灵魂的声音。
  “s……”迷糊之间似乎听到了什么。“sa……s”扰人清梦的家伙。“sans!”……等等??“kid?”他猛地抬了头。女孩站在摊前,怯生生的看着他,一如往常。骷髅伸手抓住了女孩的双肩:“该死的不是说了别乱跑吗?”“sans,疼。”frisk微微皱起了眉,骷髅一愣,松了手。女孩本来就没站稳,他一松手,整个人差点倒在雪地上。
  sans故意不去看她,余光却瞄到女孩小心翼翼的在悄悄看他。“我……我没乱跑。家里没芥末酱了……所以。”细细的声音钻入骷髅的头骨。他这会儿真想切开这小鬼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骷髅转过头来,上下打量了下,还好没什么新的伤口。
  小家伙默默的看看他,没等他细问,frisk已经从口袋里拿出手帕抓住了他的骨手,sans一愣,准备收回自己的手,刚想发火,又怕伤了她,只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小鬼你在干嘛?”女孩用手帕擦去他骨手上未处理干净的血迹,骷髅看着她动作,紧绷着的骨架放松下来,将头扭向一边,另一只手不情愿般的在女孩头上揉了两下:“下次别再乱跑了,爱添麻烦的小鬼。”女孩笑了起来,乖巧的点头。骷髅切了一声,不轻不重的在她头上拍了下:“走吧孩子,我们回家。”

想看调情大手福x凶了吧唧fell
啊……好喜欢霸气的fell啊
想看黑吃黑……

我那啥,还活着,没退圈😂就是略忙,忙到飞起
大概可能也许会时不时更个新

应该以后不怎么会打tag,找一小片地盘自己开心开心而已w

没取关我的小伙伴们谢谢了⁄(⁄ ⁄•⁄ω⁄•⁄ ⁄)⁄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