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sama的死神手帐°

这里卷毛!
杉厨,福厨,杉福厨,二厨,卷二厨!!!【没啥不对?
写点乱七八糟的小东西w,爱糖(◍ ´꒳` ◍)【看到刀找直毛,我没有我不是
…不开车抱歉(๑❛ᴗ❛๑)
夜行动物,夜晚捕获率会增加【捕获个鬼😂
会写自设的糖嘿!狗粮狂魔hhhhhhh
我有世界第一好的二二!不接受反驳www

发出了想更新的声音“做梦”

无药可救的咸鱼emmmmm是时候干点啥了【咕

罐装男友

*看到开售虚拟女友的广告了!想要杉版的!
*自我满足一下,不打tag了w

你抱着热腾腾刚出厂的罐装杉回家,一番倒腾之后,机器启动了。
Sans出现在你面前,伸了个懒腰。
“你好啊,你选了我呀,我可是个骷髅,这还真是个‘骨’怪的选择呢。”Sans闭起了一边的眼睛跟你开玩笑。“来吧,小家伙,跟你的新朋友打个招呼。”Sans示意你将手指放在屏幕的一边,你乖乖照做,屁垫的声音清晰的从罐子里传出。“嗯?你玩过这个?但不得不承认屁垫的把戏什么时候都很有趣,你的笑就是证明。”

下班时间到了,Sans的短信出现在手机屏上“准备回来了?那带点番茄酱回来吧。这是今天推荐的菜单。”你翻了他给的菜单,番茄肉酱烩饭。你记得前两天他推荐过这个。“啊,推荐过?看来这个菜单在番茄和肉酱的查询顺序里都是第一个。”你猜到他懒得往下翻这件事。“嗯……怎么说呢,第一代表最好的对吧?”

周六的中午,吃过午饭颇有些无所事事,闲闲的躺在沙发上叫他。“嘿,你可真是个幸运的小家伙,正好赶上我中下午休。”你说你想看鬼片。“你身边可是有个真实的骷髅正在跟你交谈呢。”你告诉他这不一样。“哈?我没他们恐怖?我觉得我还是挺吓人的,比如这样。”Sans开了审判眼,眼眶垂下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凶了不少。嗯,很帅,你这么评价。Sans摊摊手。

某天的晚上,他让你早点回家,你有些疑惑,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你到家后Sans说有个东西让你看,他打了个响指,拉开了你家的窗帘,你有些疑惑。“快了。”他看了看时钟,并示意你往天上看。你伸着脖子看了一会儿,还是什么都没有,当你想问什么时候,一颗流星划了过去,然后是第二颗,第三颗。是流星雨。你低头看他,Sans的手中拿着纸张,是特意查过的。

“你是说,把我同步到手机屏上?”你疯狂的点头。“heh,那你大部分时间可能要看我偷懒了。”“我觉得你可以去问问Alphys。”

“去考尔比吗?我知道一条捷径……”你想说你去不了。“能把它搬过来。”

“很晚了,该睡觉了小家伙。have a bed time。”

嗯,真实的很想要了_(:з」∠)_

她从儿时起便十分怕黑,就是睡觉也会留一盏小灯陪着自己。在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包里大多装着毛绒绒粉嫩又可爱的东西,而她的包里却装着大小不一的手电筒,从正儿八经的大手电到食指那么长的小手电,可谓品种齐全。她也从来不会玩到深夜才回家,关系要好的朋友曾经邀请过她几次,都被她婉言拒绝了,于是好友也不再邀请。她惧怕黑夜的到来。

在某一天,她遇到了一个人,本来只是偶然的相遇,却渐渐让她觉得相遇是种必然。那个人有着好看的笑容,她不擅长用文字来形容什么,她只觉得那个人的笑仿佛是早晨刚升起的太阳,温暖、耀眼,她有了一个太阳。

很长时间之后的一天,她走在那个人身边,开心的讨论着什么,那人笑着回答她,然后伸手指向天空:“你看,星星。”她抬起头,那是她从未见过的光景,对于夜晚只有惧怕的她何曾想过晚上也会有如此美丽的星辰。曾经笼罩在她身上的乌云仿佛是黑莓味的棉花糖,尽数化在那人的笑容里,从心里甜到眼睛里。

“现在你的眼睛里也有了星星。”

她再也不怕黑了。

可能跳着折腾完吧……
说起来这个,应该是画手问卷的,觉得有趣就抓来玩了
对,时隔多年我终于想起了我的lof账号【不是



“你知道怎么和新朋友打招呼吗?或许是旧朋友,不过管它呢。和我握手吧,我是Sans,骷髅Sans。”蓝衣服的骷髅笑着伸出了手。frisk有些犹豫,但这位骷髅先生似乎看上去颇为和善,思考片刻后,女孩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手也伸了出去,指尖快要触到对方的指骨时,被一只骨手拦了下来。
“你他妈最好离她远一点,你这……家伙。”Fell差点脱口而出的脏话在嘴里滚了几圈,还是因为面前的骨与自己面容太过相似而换了个还算客气的词语,虽然觉得对方似乎没有恶意,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将Frisk拉到自己身边,一手环着女孩,另一边则拿了根不知从哪儿弄到的骨头。
Sans收回了手,耸了耸肩。Frisk从Fell那厚实的外套中探出头,有些抱歉的朝他笑笑,做了口型告诉他Fell没有恶意。
“别紧张兄弟,只是打个招呼而已。”“你最好没准备怎么样。”Fell带着Frisk消失在原地。
“下次别遇到什么奇怪的人的话都听。”“哦。”“……即使长着和我一样的脸也不行。”Frisk看着Fell依然护在自己一侧的骨手,笑了。“哦。”

                              揽到身边

啊…写不完了

一条老年咸鱼卷x

这玩意儿我就该放到愚人节拿出来【sf

*信蜂paro的sf
*炸毛福www
*自娱自乐
*肯定不会继续写下去【诶嘿!



雪国,这个被白色所覆盖的地方总有着其他地方所没有的刺骨地寒意。frisk在鹅毛大雪中裹紧了衣服,试图让自己的身体停止颤抖,她的双眼则一直没有离开过面前那个笑的不合时宜的家伙。身着蓝色服饰面带笑容的骷髅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他拍了拍身边的骨头宠物,不紧不慢的开了口:“你好,我是Sans,骷髅sans。你也可以叫我信蜂。看来你就是我这次要送的‘信件’了,frisk。”“你怎么知道我是谁?”名叫Sans的骷髅摇了摇手中的纸片:“这是你的寄信单,小家伙。”“见你的鬼去吧!”frisk拔腿就跑,还没跑两步就发现自己的脚已经腾空,之前跟在Sans身边的骨头宠物正叼着自己的领子。“这样乱跑可是会让我‘困’扰的,时间不早了,我看我们不如找个地方吃点东西洗洗睡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还有。”骷髅转头看她:“小孩子不可以讲脏话哦。”“……放我下来。”“没门。”“该死的骷髅!”“不好意思,已经死了。”“……FXXK!”

有的时候想当一颗种子,把自己深深的埋起来,谁也看不见,就等雨过天晴,抽枝发芽……

【种出一堆卷毛x天天变着法给自己讲笑话,心情可能会美丽的多

不过大概会被自己烦死x






一个瞎xx猜想emmmm
帕不是说衫像蜗牛有粘液?【貌似
就…不会是因为看到过用决心力量融化了的衫……吧x

我!一个勤劳的老人家!即使到了愚人节也不忍心骗你们我会更新的…_(:з」∠)_

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小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