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sama的死神手帐°

这里卷毛!
杉厨,福厨,杉福厨,二厨,卷二厨!!!【没啥不对?
写点乱七八糟的小东西w,爱糖(◍ ´꒳` ◍)【看到刀找直毛,我没有我不是
…不开车抱歉(๑❛ᴗ❛๑)
夜行动物,夜晚捕获率会增加【捕获个鬼😂
会写自设的糖嘿!狗粮狂魔hhhhhhh
我有世界第一好的二二!不接受反驳www

sans参加了frisk的葬礼。他少见的穿上了整齐的黑西装,扣子扣在领口的第二个,没有打领带。这套西装埋在衣柜里许久,穿上时还有些未抚平的褶皱,最初因为什么拥有它骨头早已记不清了。他手持着一支花朵,带着他一如既往滑稽的笑容跟着人流走过那个不大的棺木,将花朵放在上面,屈身鞠躬,再随着人流走回自己的座位坐下,听着熟悉或者不熟悉的人念着关于她的事迹。刚才那个人说了什么来着?骷髅阖了眼,两手习惯性的插进口袋,一种异样感让他忍不住向口袋深处摸索,平时他的口袋中总会有把梳子或者整蛊用的屁垫,又或者会有几颗奶油糖以及一只温暖的手,而今天它们都不在。
葬礼结束了,所有人都离开之后,sans独自在那个小小的墓碑前驻足,他伸手拍了拍墓碑:“戏剧演出已经结束了,到了谢幕的时候孩子。……好吧,这真是个烂笑话。”sans坐了下来:“来点番茄酱吗?”但是没有人回答。骷髅将番茄酱一饮而尽:“今天是个好天气……再见,kiddo,下雨了。”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