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sama的死神手帐°

这里卷毛!杉厨,福厨,杉福厨,渣写手,爱糖(◍ ´꒳` ◍)…不开车抱歉(๑❛ᴗ❛๑)
夜行动物,夜晚捕获率会增加【捕获个鬼😂
会写自设的糖嘿!狗粮狂魔hhhhhhh
我有世界第一好的二二!!!!!!!!!!!

生贺

@死鱼七茶 的生日贺文(๑❛ᴗ❛๑)生日快乐啊!顺手 @Helen瓊魚 说好的鱼茶鱼!不喜欢也别打脸哦(◍ ´꒳` ◍)

  鱼是一条海鱼,在某天被人抓到以后,因为长的好看,就当成了观赏鱼养在了一缸茶里。鱼一直都在思考为什么一条鱼能在茶里存活,不过貌似这个世界不存在这种常识,鱼也就懒得纠结那么多了。
  鱼的日常就是吐泡泡玩,有一天在吐泡泡的时候,有一个声音在她身边响起:“嘿,轻点,很痒。”鱼吓了一跳,瞬间躲进了水草。“谁?”鱼小声问。那个声音似乎迟疑了一下:“额…吓到你了?抱歉。我是茶…”茶?什么茶?鱼有些疑惑。“…就是你身边的茶。”像是看到了鱼的疑惑,声音解释到。“…茶特么成精了????”“…我想算是?”
  鱼的日常便又多了一个,和茶聊天。
  “茶,你是什么茶啊?”“我是普洱茶。”“哦…”“鱼呢?”“我什么?”“你叫什么?”“就是鱼啊。”“…”茶沉默了下,看着鱼游了两圈,轻轻开了口:“不然我以后叫你鱼鱼吧。”鱼想了想,觉得也挺好听,点了头:“好啊。”水温稍稍变高了一点点。
  鱼还是很喜欢和茶聊天的,某一天当鱼问起茶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东西时茶顿了顿:“我看到的。”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我自己去看的。”“诶?自己去?可是你是茶啊,怎么自己去哦。”“想知道?”茶的声音里多了些笑意,鱼轻轻晃晃尾巴,点头。然后茶就从水缸里立了起来,隐约变成了一个人类的样子,半长的卷发,看起来挺活泼的面孔。鱼倒是没心思管这些,水源的突然缺失让它有点不适应,连忙游到茶此时该被称为腿的地方,大口呼吸了两下,末了抽空看了眼茶的脸,看着顺眼,是她喜欢的类型。察觉到鱼动作的茶连忙将自己再次变成一滩,填满了水缸:“抱歉,又吓到你了。”鱼没把这个小意外当回事,回了句没事。半晌也没见茶在开口的鱼游了两下,伸出自己的鳍拍了拍身边的茶:“别担心,我没事,真的。”茶还是没回答,就在鱼感到些许不安的时候,才慢吞吞回了话:“我知道,还有…你拍到我胸了。”“…哦…我很抱歉。”“没事。”一茶一鱼陷入了沉默,鱼游了两圈,总觉的哪里不对,水好烫啊。
  某一天,总是喜欢游来游去顺便聊天的鱼陷入了沉默,看起来似乎不太开心,茶纠结了下,开口问她:“鱼鱼?你怎么了?不开心吗?”鱼动了动,声音与平时不同:“我想回家。”茶一愣,自己也没察觉心里多了点无奈,她是海鱼,又怎么甘于屈在这么一个小小的水缸中,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还没等茶想出什么合适的回答,鱼那边再次开口:“茶你可以离开水缸的对吧…你能带我去海边吗?”茶艰难的挤出一个可以,鱼回了谢谢,可是声音却听不出有多欣喜。那一天,他们再未有过任何交谈。茶是不用睡觉的,看鱼睡觉便是乐趣之一,可是那一晚,鱼第一次失了眠。
  且不说茶心里如何,行动上倒是干脆,比如记录下主人的出行时间,以及适合带走鱼的天气,甚至路线之类都一一计划好,拿给鱼看,鱼却始终只是淡淡的点头礼貌而温柔的微笑,全无之前与他交谈甚欢的模样。两边各怀心事,时间也过的飞快,不知不觉已到了实施计划的前一夜,没有交流,没有告别,只是淡淡的又一夜无眠。
  终于,鱼要回家了,小心翼翼将鱼捧在手心,站在原地半天没动。鱼也不催,就乖乖的待在他的掌心。茶在挣扎,一旦放鱼回去,那么多半再也别想见到她,可是…茶皱了眉:“别怂啊。”他慢慢的挪了步,一脚踏出了水缸,另一只脚抬起了一些后,又放了回去:“要不你还是别走了吧…外面天气不好。”声音不似平时那般,小的鱼差点没听到。她看了看外面下着的毛毛细雨,叹了口气:“那就不回去了吧。”“诶??”“怎么?你很希望我离开?”“不不不,没有。”看着茶慌乱的样子鱼噗嗤笑开了。她本来是很想回家的,可是看着这几天忙前忙后的茶,想到回去就再也看不到他居然有些舍不得,可是鱼不想说。不过他也还是舍不得她,这样正好。茶慢慢的跟鱼一起躺回了水缸,多少有点不确定:“你真不走了?”鱼笑了,晃着好看的尾巴上下游走:“不走了。”
  鱼似乎听见了茶低低的笑声,水又热了起来。

评论(6)

热度(28)

  1. 死鱼七茶领sama的死神手帐° 转载了此文字
    妈耶看看这个天使卷毛儿——/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