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sama的死神手帐°

这里卷毛!
杉厨,福厨,杉福厨,二厨,卷二厨!!!【没啥不对?
写点乱七八糟的小东西w,爱糖(◍ ´꒳` ◍)【看到刀找直毛,我没有我不是
…不开车抱歉(๑❛ᴗ❛๑)
夜行动物,夜晚捕获率会增加【捕获个鬼😂
会写自设的糖嘿!狗粮狂魔hhhhhhh
我有世界第一好的二二!不接受反驳www

背后灵【4】

1.刀预警
2.ooc和私设齐飞
3.有…角色死亡描写∠( ᐛ 」∠)_慎入

  frisk感冒了,就算每天晚上sans都帮她关窗户盖被子也架不住还有传染这条路。感冒虽说不是什么大病,却也因为发烧咳嗽弄的人非常不舒服,头疼欲裂不说身上也没什么力气,根本连动都不想动。sans就理所当然的承担起了照顾frisk的任务,端茶倒水,找药盖被子,时不时去帮着她换换用来降温的毛巾,甚至亲自下了厨弄了碗白米粥来。
  frisk躺在床上听着sans在外面的动静心里一暖,暗暗想着这骨还挺会照顾人的,但多少觉得有些麻烦他而不好意思,那骨却依旧笑着用手指探探女孩的额头,说着没事。
  被感冒折腾的frisk很累又困,但是头疼的就是死都睡不着,只能抱着脑袋在床上打滚。实在看不下去的sans提议:“孩子,要听晚安故事吗?那可是帮助睡眠的好东西。”“咦?你还会讲晚安故事的?”“我可是经常讲啊。”骷髅闭起一只眼睛看着她。“好啊。”女孩裹着被子,将脸转向他,骷髅勾勾手指,用魔法从书架上弄了本书下来。“但愿是个好故事,如果是学术类的书就更助眠了。好了,我们来看看这是…”sans的声音突然停住,眼窝一片漆黑,从未见过他这样的frisk有些担心:“sans?怎么了?”“…没什么孩子。这书是你买的?”frisk抬眼看了下sans手上的书,摇摇头:“我想这大概是房东家的女儿留下来的。”sans像是松了口气似的解释道:“我以为你别具童心。”“才没有!”“好啦,你躺好,闭上眼睛。孩子,童心也是重要的东西嗯?我们可以开始讲睡前故事了。”
  “很久以前,地球由两个种族统治着,怪物和人类。有一天,人类和怪物之间爆发了战争,经历了漫长的战争之后,人类赢得了胜利。他们用魔法将怪物们封印在地底。有一天一个人类小女孩掉入了地底,在那里开始了她的旅行。她有些与众不同,她对每一个怪物都很友好,她尝试着和每一个怪物做朋友,她总是在微笑,她总是带着决心从不放弃。她走过了地下的一个又一个地方,通过了许许多多的关卡,她来到了国王面前,她帮忙打碎了结界,于是怪物们重新获得了自由。”
  看上去sans的晚安故事很管用,frisk已在半梦半醒中,轻轻说了句,不知是梦话还是清醒:“最后怪物们在地面上和小女孩过上了愉快的生活吗?真是个美好的童话。”sans没回答,只是为她掖了掖被子角摸摸她的头:“睡吧孩子。”frisk没再出声,看起来是睡着了。
  sans转身出了frisk的房间,帮她带上房门,手中的书不算薄,却被他因为抓的用力而弄出了一道道折痕。frisk一直都是闭着眼睛在听,所以也没发现sans根本没有再翻开过那本书。只是现在,不知是好奇还是鄙夷,但他还是决定看看这本人类的童话,然而越看,他的笑容也就越冷。他干脆把书合上,打了个响指,掌中腾起一簇蓝色的火焰,然后看着那本书在手上化为灰烬。 他看着frisk的房间,想起那孩子的话,眼神有些复杂。
  frisk做了个梦。梦中漆黑一片,她似乎被谁抱着,然而满身的疼痛让她感到非常不适,她尝试着睁眼,却只是徒劳。有什么滴在了她的脸上,耳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温柔的像是怕惊扰了谁,却带着颤抖和沙哑,以及近乎绝望的悲伤:“不,拜托,孩子,醒醒。别睡好吗?看看我…睁开眼睛。”她不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但是在听到他的声音之后觉得心像裂开了一样的疼,身上的疼痛与之相比根本不算什么,她想开口告诉他别哭,却发不出半点声音,她想抬抬手擦去那人的泪水,却连动一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她想看看那人的脸,无论她怎么尝试也逃不出这黑暗。“拜托…别离开我。”语气中几乎是祈求。她在黑暗中嘶吼“我在这里。”对那人的心疼和什么都做不了的无力一起啃噬着她的心,痛入骨髓。
  她哭着从梦中醒来,而她并不记得那个梦的内容,只有失落心疼以及悲伤还留在她的心里,她止不住的落泪。sans听见动静第一时间冲了进来,看着哭成泪人的frisk先是一愣,然后将她抱在怀里,小声安慰:“嘘,孩子,没事了,我在。我在这里,没事了。没事了。你做噩梦了吗?没关系,那只是个梦,没事了,孩子。嘘…”他轻轻拍着她的背,任凭她的泪水打湿他的衣襟,轻声哄着。frisk在看见sans的那一瞬间就绷不住了,不知到底是悲伤还是委屈又或者是其他情感,眼泪止不住的流,她窝在sans怀里嚎啕大哭。

评论(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