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sama的死神手帐°

这里卷毛!杉厨,福厨,杉福厨,渣写手,爱糖(◍ ´꒳` ◍)…不开车抱歉(๑❛ᴗ❛๑)
夜行动物,夜晚捕获率会增加【捕获个鬼😂
会写自设的糖嘿!狗粮狂魔hhhhhhh
我有世界第一好的二二!!!!!!!!!!!

背后灵【2】

  在同事略带惊讶表情的注视下坐在了会议桌旁,看了看表,还提前了不少。不得不说sans的捷径真令她吃惊,不对,不只是他的捷径,而是他整个骨都让她吃惊。
  老板在前面喋喋不休,她一边无聊的转笔,一边在思考今天早上发生的种种,最后没来由的得出sans是个好骨这样的结论。这让她有些疑惑,她虽然和善,却并非是个不设防甚至心大到无条件信任一个认识不超过两小时的骷髅,可是事实是她就这么做了,解释不了原因,只好将之归咎与直觉,不过她倒是对sans不会伤害她这件事充满信心。想不出个所以然,也就干脆懒得想了,便在笔记本上瞎涂鸦,当散会时本子上已然被她画出了个小胖骷髅的样子,本来准备把它撕了扔掉,但是最后还是留了下来。
  回到办公室,就看见那骨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睡的香甜,纠结了下要不要弄醒他,还是默默将自己的文件之类拿到茶几那边去处理了。一边奋笔疾书,偶尔抽空看看那骨,发现他似乎是做了什么好梦,嘴角的笑容更大了些,没发觉自己也轻轻笑了,继续低头完成自己的工作。
  中午,看见sans还在睡的frisk冒出了满头的黑线…这骨也太能睡了吧。叹了口气,准备出门给自己找点食物,虽然内心吐槽sans能睡,关门时还是尽量放轻了动作,怕吵醒他。但是当frisk抱着一份快餐回来的时候,sans已经醒了。“早上好啊,孩子。”他闭起一只眼睛跟她打招呼,frisk把食物放下看了看他:“午安,sans。”将午餐从打包带里拿出来,frisk无比顺手的把袋子里的番茄酱递给了sans,这个动作让两人一愣。
  我的天…我在干嘛??frisk内心咆哮着。看着僵在原地的frisk,sans眼神稍微暗了下,但迅速恢复了之前的笑容,将番茄酱接了过来:“谢了孩子。”“不…不客气。”两人沉默着,frisk一边解决着自己的午饭,一边想着自己刚才的行为,在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前她根本没觉得有什么不对,递番茄酱的动作自然的仿佛她已经做过无数次,这怎么可能?她悄悄瞄了眼sans,发现那骨正在喝番茄酱,这让她被自己的食物呛了一下,听到女孩的咳嗽声,sans转过头看她,frisk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喝了口水将之咽下。“…你喜欢番茄酱?”她有些好奇,sans点头:“没有比笑话和番茄酱更棒的东西,如果有,就是…”sans最后说了什么声音非常小,她完全没听清,便问了句什么,那骨笑着摇摇头:“没什么孩子。”她忽然想起来了什么:“等等…我家番茄酱用的那么快都是你干的咯?”“诶呀,被发现了?”却笑的毫无悔意。
  “你不回去吗?我以为你没法离开那间房间呢。”frisk看着他。“事实上我可以,我是骷髅,并不是地缚灵啊。”她有些惊奇:“那你为什么会在我房子里待那么久?”sans没有看她,只是笑笑:“大概是因为喜欢吧。我让你感到困扰了吗?”女孩摇摇头:“那倒没有。…不过你在这里万一被人看到怎么办?”骷髅摊摊手“不用担心,只有你能看到我。孩子。”“哈,那还挺好玩的…等等…为什么你老叫我孩子?”“你比我小啊。这个称呼刚好对吧?你不喜欢吗?”女孩托着下巴:“不是不喜欢,意外的还不错…但我不是个孩子啦。”“那叫你小子怎么样?”“还不是没差??”
  骷髅似乎很愉快,frisk假装赌气不去看他,因此也没见身后的sans露出的温柔的笑容,而那之中,似乎还带了些其他的东西。
  sans看看手中的番茄酱,没有比笑话和番茄酱更棒的东西,如果有,就是你。

评论(1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