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sama的死神手帐°

这里卷毛!杉厨,福厨,杉福厨,渣写手,爱糖(◍ ´꒳` ◍)…不开车抱歉(๑❛ᴗ❛๑)
夜行动物,夜晚捕获率会增加【捕获个鬼😂
会写自设的糖嘿!狗粮狂魔hhhhhhh
我有世界第一好的二二!!!!!!!!!!!

背后灵【1】

1.中篇?我尽量不坑掉∠( ᐛ 」∠)_
2.日常崩坏…
3.名字别管它∠( ᐛ 」∠)_

  闹钟尖锐的声音划破了frisk的好梦,虽然已经醒了,却还是与她温暖的床难舍难分。连头都懒得抬,只从被子中探出一只手在床头柜上四下摸索,试图找到噪音的来源。手指触及一个冰冷的物体,被凉意略略惊到,指尖微微蜷了下,可又被闹钟的声音吵的有些头疼,便干脆将它抓过来按下按钮,再粗暴的扔到墙角,算是对扰她清梦的惩罚。女孩勾了勾嘴角,脑袋在枕头上蹭蹭,找了个舒服姿势准备继续跟梦神畅聊人生。
  “嘿孩子,我觉得你该起来了。”“在睡一会儿…就一会儿。”“还是说…你需要些‘骨’励?”半梦半醒的女孩皱了眉,却还是嘟囔了一句:“就是鼓励我,我也不会‘弃’床的。”这句话显然逗笑了那个声音的主人,frisk便将被子向上拉,盖住耳朵,企图隔绝掉笑声,继续睡她的觉,然而她躺了两秒,便猛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有什么不太对,她明明是一个人住,怎么可能有人搭话?难道是睡出幻觉了?环视一周并没有发现什么人,她松了口气,果然是没睡醒在做梦的吧,正当这么想着,头顶就传来了一个带着些许笑意的声音:“嘿孩子,你是在找我吗?”她一愣,僵硬的慢慢抬头向那个声音的方向看去。
  一个骷髅,一个有些胖?还是该说骨架子大的骷髅,一个穿着蓝外套黑短裤粉拖鞋的骷髅,话说就算骷髅穿着衣服,不依然是骷髅?这个认知以最快的速度传到了脑袋里,然后尖叫出声。骷髅下意识用手骨捂住了并不存在的耳朵,然后闭起一只眼睛看她,有些佩服她肺活量肯定很好。似乎是一口气到了头,骷髅连忙阻止了她继续出声:“额…嘿孩子,冷静点。”觉得嗓子有点疼的frisk也没准备再继续喊,便默默的看着骷髅。骷髅先将手里的闹钟放在床头柜上,然后站在离frisk床稍远点的地方,一只手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抓了抓后脑勺:“吓到你我很抱歉…我是sans,骷髅sans。”他将手伸出去,想和女孩握握手,frisk眨眨眼睛…这骨看起来貌似也不像坏…骨?便也慢慢将手伸了过去,握住了那骨的手。“噗…”屁垫的声音响起,frisk一脸不解却还是笑了出来。sans显得有些开心“缓和气氛的小玩意对吧。”女孩嘴角抽了抽:“额…sans先生?”“叫我sans就好。”似乎是对先生这个称呼不太满意,出声纠正道。女孩顿了顿“哦,sans…所以,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女孩心想自己难道租了个会闹鬼的房间?可是房东也没给她便宜点啊。
  “我想你本该看不见我的…”sans指了指frisk放在床头的一块石头:“我想是它的缘故。”那是她昨天拿回家的,据说是什么特殊的石头之类,觉得长的挺好看就拿回来了,没想到这个石头的功能这么让人…惊讶。忽然想到了什么的她看向sans,那骨已经坐在了地上,似乎在等着她问什么。“你之前就在里了?”sans点点头:“是啊,我在这里的时间不短了。”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打住了话头。“哦…”frisk不知道她还能说什么。“别担心。”那骨笑的轻松:“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孩子。只是…我想你又快迟到了。”sans指指闹钟。“???药丸!!!!!今天要开会啊!!!!”sans有些无奈的看着女孩手忙脚乱的收拾,没忍住还是出了声:“我知道条捷径。”他笑着,示意女孩抓住她的手,女孩听话的拉住骨头略有些冰凉的指骨,不太明白他要做什么。看着女孩握住自己手的sans嘴角弧度更大,轻轻打了个响指,两人便来到了公司的楼顶。女孩一脸惊奇,骷髅笑笑:“快去吧。”frisk想起了自己要干什么,连忙给sans打了声招呼,向办公室跑去。
  sans看看女孩的背影,再看看自己刚才被她抓过的手骨,一个微不可闻的叹息从他嘴中传出。

评论(1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