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sama的死神手帐°

这里卷毛!
杉厨,福厨,杉福厨,二厨,卷二厨!!!【没啥不对?
写点乱七八糟的小东西w,爱糖(◍ ´꒳` ◍)【看到刀找直毛,我没有我不是
…不开车抱歉(๑❛ᴗ❛๑)
夜行动物,夜晚捕获率会增加【捕获个鬼😂
会写自设的糖嘿!狗粮狂魔hhhhhhh
我有世界第一好的二二!不接受反驳www

胆小鬼(3)

1.日常崩坏严重
2.果然sf还是甜甜甜就好,刀什么刀∠( ᐛ 」∠)_
3.上次走的时候福已经成人了,几年过去已经可以嫁人了(๑❛ᴗ❛๑)

   习惯大概真的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frisk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在手里的番茄酱以及莫名其妙买下来的袜子这样想着。她离开地下世界几年了,有些东西却一直改不掉,本来做好了舍弃一切的决心,但还是偶尔会看着从地下带上来的手机发呆,她是在期待什么吗?也许是吧。她也试着去过回她本来的生活,可是她总能想起来些什么,一个笑容,一件蓝色的外套,一双袜子,一瓶番茄酱,它们总是频繁的出现,像一个诅咒一样,原本想就这样弃之不管,奈何关于那骨的一切却时不时会出现在脑海间。“胆小鬼。”在某个午后,她坐在床上,双手环膝,默默的吐出这样一句。
  sans又如何呢?他也习惯了那个能让他时不时翘班出去陪她吃吃喝喝玩玩乐乐的孩子,也习惯了去羊妈那里时多带走一份奶油糖派。看起来他的日常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变化,除了一直都在尝试习惯没有她在的每一天。对于frisk的手机号他一直记得很清楚,可是拿起手机踌躇半天,最终还是放了回去,就这样反反复复好几次,最后只能苦笑着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比以前更不想工作了,当然除了偷懒这个理由以外,还有一个,他总能想起在自己的每一个哨兵站前都露出过好看的笑容的孩子,然而,现在也只能是“想起”。 他想他有些后悔了。
  frisk皱了眉,原本以为时间将会消磨掉一切,谁知道时间越长,对那骨的记忆越深,一点一点的在心里的每一个位置都留下了痕迹。她看着摆在床头的合照很久,然后轻轻对自己说“保持你的决心frisk。”她将合照塞进了背包,咬了咬牙,走出了门。
  sans站在通向地上世界的入口,闭起眼睛“heh,这时候我想我真的需要一些‘骨’励。”对着自己说了个冷笑话,他发誓就是挑不同品牌的番茄酱时都没有这么纠结,他认为自己…该去找回自家孩子,至少该跟她谈谈,好吧,他彻底后悔了。
  刚准备走出入口的sans稍微有些心不在焉,所以远处传来的脚步声也就没怎么注意到,然后就与什么撞在了一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的骷髅还没来得及关心自己差点断裂的尾椎骨,先瞄了一眼谁撞了他,看清对面的人,骨头愣在原地,有些不敢相信的问了句:“frisk?”女孩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也停下了正在揉着撞疼了的额头的手,看清了对面坐的骨:“额…sans?”然后就陷入了沉默。sans有些开心,虽然不知道frisk是因为什么回来的,但至少他又看见她了。frisk也没防着会在这里见到他,虽然说她确实是因为他才回来的,但是…心理准备还没做好啊。最后是sans先打破了沉默:“嘿孩子,要去烤尔比吗?”“嗯?哦,好啊。”“跟我来吧,我知道一条捷径。”他闭起一只眼睛如是说,frisk点点头,笑了,真是熟悉。她觉得今天的sans好像还挺开心。
  在烤尔比照例点了薯条和番茄酱的两人又是静静的坐着,各怀心事,谁也没开口。
  过了一会儿,她坐不住了,这一次frisk真的动手了,她拉住sans的外套两边,将他扯到自己面前,骷髅被她这一举动弄的愣住了,她也察觉到自己一激动干了什么好事,于是默默的将骨头松开,坐回了原来的地方。sans倒是对女孩的举动没啥太大感觉,一颗骷髅心都放在了自家孩子居然长高了?头发还长了?
  一人一怪再次陷入沉默,frisk在心里暗骂,拜托,你这次来到底为了什么?难道要再次逃跑吗?继续做个胆小鬼?sans则是握紧了左手,她已经回来了,这次还准备后悔下去吗?别傻了。“我喜欢你!”“嫁给我吧。”两个声音一起响起。“…啥?”frisk觉得这会儿脑袋有些死机,刚才这骨说了啥?嫁给我吧???她转过头去看他,那骨脸上有些微微的蓝,笑的一脸温柔。本来期待frisk开心的,却没想到她愣了半晌,挤出来一句“sans…你,是不是番茄酱喝多了?”骷髅瞬间黑了。然后他一脸无奈的解释:“嘿孩子,听着,我现在很冷静好吗。”frisk睁大了眼睛,sans看上去更无奈了,他向女孩解释了之前为什么拒绝她的原因,然后悄悄看了看女孩的表情。frisk是准备正式的向sans告白的,几乎是以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她本来之前还有些疑惑明明应该失去了信心才对,为什么还是选择回来,现在她想她知道了,不仅仅因为想见他,也因为或许他在心里的某处还是埋了颗小小的种子。然后她慢慢的笑了,心里所有的不安全部消失,大概只剩下满满的暖和喜悦。她看了眼身边有些紧张的用梳子梳骨头的骷髅,笑了,他在等她回答,当然她的回答只有一个。“好。”frisk笑了,是sans熟悉的好看的暖暖的笑容,骷髅也笑了,脸上蓝光更盛。他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给frisk留下一句“我去去就回。”然后就消失在原地,过了10秒钟以后,他回来了,手上还拿着一支回音花。
  “这是给你的礼物。”sans说着用指骨戳了戳那朵回音花,frisk眯着眼,忽然凑到了sans面前,带着一个小小的坏笑,“我才不要回音花,我要的礼物是你sans。”“好吧,贪心的小鬼。”sans闭着眼睛,轻轻的笑了,伸手将人抱进怀里。“现在,我是你的了。”

评论(15)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