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sama的死神手帐°

这里卷毛!
杉厨,福厨,杉福厨,二厨,卷二厨!!!【没啥不对?
写点乱七八糟的小东西w,爱糖(◍ ´꒳` ◍)【看到刀找直毛,我没有我不是
…不开车抱歉(๑❛ᴗ❛๑)
夜行动物,夜晚捕获率会增加【捕获个鬼😂
会写自设的糖嘿!狗粮狂魔hhhhhhh
我有世界第一好的二二!不接受反驳www

回音花

1. @芦花鸡▽ (◍ ´꒳` ◍)点的糖该上桌了
2.基本就是…sans和frisk想表白又怕被拒绝,都不确定对方到底怎么想,于是sans就借着回音花试探…这样的?

   frisk又去了那片回音花田,她喜欢那里,喜欢沿路飘起来的那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亮亮的小东西,喜欢路上啪沙啪沙下起的小雨,扬起的冷清却很干净的味道,喜欢从深处传来的八音盒叮叮咚咚的声音,她仍然记得她还曾用钢琴与之合过一小段曲子。喜欢摸摸那些有些扎手却很有质感的石头墙壁,喜欢走过那些一块块木板搭起来的小小的桥。一切都没有变,不管是这条小路也好,回音花田也好,还是自己仍然是一个人走过它们也好。
  自从frisk将旅途走完之后并没有选择回到地上,而是留在了地底世界,当然她很清楚自己这么做是为什么。她原以为在地底的生活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可是大家却好像变得都很忙,她想去帮忙,可是到处转转似乎也没有她能帮的上的,心里多少有些失落,而她关心的那个骨,也已经好几天…或许好几十天都没有见到他了。简直像故意躲着她一样,她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沮丧。
   frisk是个乖巧的孩子,所以她看着忙碌的大家选择不去打扰,虽然…这确实让她感受到了孤独,但也给了她足够的时间去整理她的思绪,比如,关于那骨的一切。她是喜欢他的,对此她深信不疑,从某一天为界,她的旅途从几乎漫无目的向前走,变成了寻找在旅途中的他的身影,那骨一直是在笑的,可是在感觉他眼神柔和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心跳加速。然而他怎么想呢?没有暗示亦没有明示,无数次在frisk觉得她可能是特别的人的时候却又没有理由,不敢确定,摸不清那骨的心思,就像是一片迷雾,摸不到,看不透。也许,就是个单向箭头吧,总这样想安抚自己一直叫嚣着喜欢他的心,可是却又每次在见到他的欣喜中将这个想法撕的粉碎,在他的笑容中一败涂地。或许她真的需要好好想想。
  除了需要理清自己脑子里的一团乱麻,frisk也在想办法让自己变得不那么孤单,所以她发现了一个好去处,回音花田。在那里,至少能让她觉得自己还不是孤身一人。
  在某一天,frisk照例去了回音花田,其实很久没有新的对话了,她觉得自己仿佛已经可以背下来它们都在说什么,可是还是一朵一朵戳了过去,她甚至在心里默念着每朵花都会说什么,答对的时候小小的苦笑一下,她慢慢的一路走到了最里面的那朵花,伸手戳了戳它,听到的却是与自己记忆中不同的声音和话语“frisk,我喜欢你。”“诶?”frisk愣住了,以为自己听错了,再次戳了那朵花,“frisk,我喜欢你。”那个声音她太过熟悉,因为关于他的一切她都烂熟于心。她坐在那朵回音花旁,一次一次听着,开心的笑了出来,却没察觉有人在她身后默默的看着她,看见她脸上的笑容才终于松了口气,慢慢向她走去。
  专注于面前这朵花的frisk并没有感觉到有人走近,突然被人环住本来有些惊慌,但是那熟悉的气息让她安心下来。“你看起来很喜欢呢。”他这样说着,看着她红红的耳朵不禁轻笑出声,frisk干脆把脸埋进了那骨的外套里。“嘿孩子,我想我有个更好的主意,比如,我可以亲自说给你听。”他搂过女孩,小心的将她从自己的外套里“拔”出来,看着她的眼睛:“frisk,我喜欢你。”frisk沉默了2秒,抱住了他:“sans.我爱你。”

评论(8)

热度(58)

  1. 请关爱世界各地的平 胸领sama的死神手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