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sama的死神手帐°

这里卷毛!
杉厨,福厨,杉福厨,二厨,卷二厨!!!【没啥不对?
写点乱七八糟的小东西w,爱糖(◍ ´꒳` ◍)【看到刀找直毛,我没有我不是
…不开车抱歉(๑❛ᴗ❛๑)
夜行动物,夜晚捕获率会增加【捕获个鬼😂
会写自设的糖嘿!狗粮狂魔hhhhhhh
我有世界第一好的二二!不接受反驳www

love so sweet【爱贼甜】(3)

_(´ཀ`」 ∠)__ 今天的份
日常小学生文笔,ooc
sans真的特!别!帅!
然而我写不出来∠( ᐛ 」∠)_
日常废…

sans视角
【伤ついた梦は昨日の彼方へ
空に响け爱の歌 受了伤的梦朝著比昨天更远的一方而去,响彻天际的爱之歌】
  刀子带着浓烈的杀意向自己袭来,险险的躲开,虽然没有伤到自己半分,可是那份冷意却渗到了骨子里,如果是平时,这时候大概还有心情说点双关的笑话,然而现在一心都在对面那人的身上。那个熟悉的人,脸上却带着陌生而今人战栗的笑容。他分不清自己心里到底什么感觉,疲惫,伤心,愤怒,失望,憎恨,不解混合在了一起,撕扯着他的神经。他眼睁睁的看着他熟悉的人们消失,老女士,安黛因,博士…还有,帕派瑞斯。 “不!!”
  一身的冷汗。睁开眼,还是自己熟悉的家,帕派瑞斯和frisk还在熟睡,才慢慢的平复了下自己的呼吸,擦去额角的汗…原来是个梦,还好,只是个梦。
  他瞬移去了厨房,从冰箱取出一瓶番茄酱,准备压压惊继续睡,回到床上盖好被子,然后…30分钟过去,sans开始抱着脑袋思考骨生,什么毛病???他,sans!居然会在大晚上的30分钟之内都没睡着?一定是睡觉姿势不对的锅。于是某骷髅换了个姿势,躺在床上,大声的说着zzzzz…然并卵。一个半小时以后,他觉得自己的脑袋上绝对有一排整齐的黑线,很好,他,骷髅sans失眠了。“糖蜂蜜冰茶…”黑着眼窝冒出来这么一句,然后睁眼到天明。
  因为没睡够而造成的低气压充斥着整个骷髅之家,正在做意大利面的帕派瑞斯觉得背后一凉,本该放盐就错手放成了糖,与锅里一堆不知名的物体反应一阵以后冒出了一团骷髅形的烟,正在摆弄一盆回音花的frisk也差点一剪刀把整棵花都剪了。
  一瞬间家里陷入了沉默,frisk和帕派瑞斯互相看看对方,再看看sans,纠结了下,终于还是没忍住问了句:“额…sans?怎么了?”看着两人担心的眼神,他只是笑笑,恢复了平时的样子:“别担心,只是番茄酱没有了而已。”“???昨天不是还有十瓶的吗?”他闭起一只眼睛,摊了摊手。便打发了两人去买番茄酱,等他们出了门,才轻轻叹了口气。
  frisk察觉到sans有什么不对,虽然他看起来与平时没什么太大区别,可是总觉得他有些心不在焉。
  晚上照旧回家窝在沙发里休息,frisk便为他拿来了一堆番茄酱,手上拿了两瓶,头上还顶着一瓶,然后一股脑全递给了sans,自己则是抱着番茄汁默默坐在他身边,却并不说话,只是离他很近。看着frisk的举动,sans微微愣了下,拿着番茄酱,却没有马上喝。frisk在他身边坐了会儿,最后还是开了口:“sans…”稍稍停顿了下,然后看着他,很认真的说:“有件事,我希望你知道。还记得上次吗?我想说,不管什么时候,我也会一直在你身边。”骷髅轻轻笑开,伸手揉了揉孩子的发:“你是在担心我嗯?别担心,其实…没什么,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所以,没关系的。”听到这句话,frisk眼神暗了下,sans并不是个会为了单纯的噩梦感到困扰,那么…只有可能那个噩梦,跟另一条时间线有关。
   frisk将手握成拳,然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双手放在他肩两边的沙发上,然后非常认真的看着他。sans被frisk的举动下了一跳,额角冒出了两滴冷汗,刚想说什么却被frisk的话给怼了回去:“sans。你知道我不会让另一条时间线出现的,这条时间线就是这个世界的终点,我向你承诺过…我…”frisk有些无力低下了头:“…我不想看到你难过的样子。”下一秒frisk已经被sans抱在了怀里,刚想说什么,却被他的食指放在自己唇上的动作又吞了回去:“嘘,孩子,我知道,我知道,所以啊,那只是个梦,只是个噩梦,好吗?”轻轻拍拍她的后背,安抚着怀中的人,本就是因为不想让她担心的,却还是被她猜到。“嘿孩子,你知道,我也不想看你难过的表情…梦到这些确实不是件愉快的事,但是它们只是梦,所以,别太在意好吗?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frisk抬头,看见了sans温柔的表情, 试图看看他是否还在难过,却被他温柔的眼神看的缩回他怀里,闷闷的说着:“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我知道,我也会。”
  折腾了半天也累了的frisk就靠着sans睡着了,一只手轻轻抓着他的外套,看着身边的孩子即使在睡梦中也仍然带了点点担心的表情,便动作轻柔的将她的手从外套上挪开,然后将人抱进怀里,心里有了一种满足,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他想,自己以后大概再也不会做噩梦了。
  将目光投向窗台上frisk养那盆回音花,原本它一直重复着“sans。”“我在。”现在变成了“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我知道,我也会。” 他轻轻笑了笑。
  帕派瑞斯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了在沙发上相拥而眠的两人,放轻了脚步,拿了毯子来盖上,看来事情都解决了。
  
————————————————————
  
  日常碎碎念,
  1.私设frisk大概知道屠杀线的一些事
  2.关于sans说的糖蜂蜜冰茶,是上次看的一个ut漫画的梗,sugar,honey,ice,tea…的首字母(๑❛ᴗ❛๑)
    3.是的,福沙发咚了杉
    4.上次是指外套后面的小剧场里福叫sans名字的时候
    5.其实关于要不要这样写我考虑了下…只是说下个人的感觉,我觉得sans是个有事会自己解决的骨,但是又很温柔,所以大概会不想让福和帕派瑞斯担心,就装作没事,但是福在担心所以就说了实话…所以!有没有小伙伴想来给点建议或者跟我聊聊杉?感觉…我又写崩了我的sans男神∠( ᐛ 」∠)_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