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sama的死神手帐°

这里卷毛!
杉厨,福厨,杉福厨,二厨,卷二厨!!!【没啥不对?
写点乱七八糟的小东西w,爱糖(◍ ´꒳` ◍)【看到刀找直毛,我没有我不是
…不开车抱歉(๑❛ᴗ❛๑)
夜行动物,夜晚捕获率会增加【捕获个鬼😂
会写自设的糖嘿!狗粮狂魔hhhhhhh
我有世界第一好的二二!不接受反驳www

【组合抽签——第十一弹】噩梦

啊……今天到我了呀w就,还是挺甜的?大概……嗨呀凡事要往好处想嘛,或许sans只是失踪了x悄咪咪指指题目,我在搞事情啊

Undergaoshi:

*作者: @领sama的死神手帐°  


*CP为Sans x Frisk(♀)


*请尊重画手与文手的劳动成果,友善评论


*禁止转载,喜欢可以点红心蓝手支持


————————————————


关键词:


时间:离开地底的十年


地点:回音花田


事件:抄写诗词!




Frisk早晨总在Sans怀中醒来,看着他沉沉睡着样子轻轻笑开,在他骨颊轻啄一下,道句早安,悄悄下床准备两人的早餐。待到一切准备完毕,便回到卧室拉起他的被子:“起床啦!!!”那骨却不为所动,依旧睡得香甜。她蹲在床边一手托腮,用另一只手戳戳他的手骨,他还是没醒。她叹了口气抓起他的骨手,慢慢将两人的手十指相扣,看着两人手上的戒指,小声地笑了起来,左右摇了摇,骷髅的脑袋上冒出了一串“Z”字。她想起身去拉Sans的枕头,手却被拉住,向床上看去发现本该睡着的他这会儿正睁着一只眼睛笑着看她,手下稍一用力,她便被拉了过去。“Sans……”她腾出一只手拍了拍他的手臂。“还早呢,再睡会儿。”“会迟到的。”骷髅换了个姿势好让她躺得舒服点,将下颚抵在她的颈窝,双手将人圈在怀里:“别担心,我知道一条捷径。”


半小时之后Frisk终于把他拉了起来,女孩一边顺着自己的一头乱毛一边通过镜子瞪着身边正在刷牙的骨头,这可是他的杰作,现在她看起来简直像只炸了毛的猫咪。感受到身边人的怨念,骷髅笑着叼着牙刷,拿起自己的小梳子站到女孩身后,一点点梳着她的发。女孩的短发有些软,摸起来像小动物的毛一般,Sans一边梳着,又忍不住揉了两下,本来快梳好的发型便再次乱了。Frisk叹了口气,身后的骨则笑得一脸无辜。


收拾妥当,一人一骨准备出门,Sans抓起鞋柜上的钥匙塞进口袋,斜靠在门上看着Frisk绕过他的袜子堆去拿雨伞。“Sans你该把它们挪个地方。”拿到了雨伞的Frisk颇为无奈地看着他,顺手挽上了他的胳膊。“welp,下次放到储藏室门口好了。”骷髅便拉起女孩的手,跟自己的一起放进了口袋,另一只手接过她手中的雨伞挂在自己胳膊上。“……”


走出大门骷髅打起了伞为两人遮去飘落而下的雨点,将伞向她那边挪了挪:“真可惜,这种天气用来睡觉真是再好不过了。”骷髅这样说着假装很遗憾似的摇了摇头,frisk被他的动作逗得笑了起来,拉着他的胳膊看表,才惊觉时间已经不早了。她有些嗔怪地看了他一眼,惩罚似的用手指捏捏他的指骨。骷髅耸耸肩,收了伞拉起女孩的手揣进口袋,打了个响指,将两人送到了目的地,一位友人的婚礼现场。


时间正好,当他们到达时客人们也在进场,一人一骨随着人流走进会场,跟主人寒暄几句之后找自己的位置坐下。婚礼很快开始了,frisk看着一对新人交换了戒指拥吻在一起有些出神。“想什么呢孩子?”“我在想,我们结婚的时候。”骷髅握了她的手,声音低沉又温柔:“‘圆’分,真巧,我也在想同一件事。”


那天他站在花道的尽头,从艾斯格尔手中接过Frisk的手牢牢地握在掌中,他的新娘一身洁白的婚纱,脸上褪不去的红霞成了最好的装饰,他牵着她的手慢慢走向牧师,想起了当年牵着她的手走过地下的时候。“你愿意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都将永远爱着她(他)、珍惜她(他),对她(他)忠实,直到永永远远吗?”Sans为她带上戒指,然后小心翼翼地掀开了女孩的面纱,看着她略带羞赧的笑着,慢慢闭上眼睛,亲吻了他深爱的女孩。“用生命起誓,我愿意。”


婚礼结束之后已是晚上,回到家一人一骨便默契地在换好衣服之后将自己扔进了沙发。Sans拿了袋薯片递给女孩,顺手打开了电视,女孩躺在他的腿上,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角,骷髅低头看她,女孩便指了指窗台附近的袜子堆。骨头了然,打了个响指,袜子堆瞬间从视线里消失了。他从茶几上拿起今天新买的零食窝进沙发,Frisk躺在他腿上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着正在播放的爱情剧。他拆开包装袋尝了两口,点点头然后拿出一些递给Frisk,女孩手上正拿着手机,干脆用嘴咬住,然后一点点吃下去。她小口小口嚼东西的样子让sans觉得很像仓鼠,忍不住戳了戳她鼓鼓的腮帮。被戳的人递了个警告的眼神给他,嘴里的食物一时半会儿又没法咽下去,这一记眼刀也就没有了丝毫威力,反而逗笑了Sans,干脆用指骨捏了捏她圆鼓鼓的脸蛋。Frisk翻身作势要打他,却因动静太大沙发又有些小,从上面滑了下去,Sans伸手拉她,自己却也跟着滚下了沙发。努力把食物咽下去的frisk看着躺在地上黑了眼眶的骨大笑出声,骷髅见状一边说着“bad time”一边伸手挠她的痒,一人一骨笑闹成一团,过了一会儿,便满身大汗地躺在地板上。“Sans,这样躺着可以看到宇宙的。”Frisk这样说着翻身朝向他,骨头歪头看她,她眯着双眼,笑容堪比银河。“heh,看到了。”Frisk蹭进了他的怀中,骷髅身上的酸甜味让她感到安心,一番玩闹之后眼皮也渐渐开始打架,电视里的爱情剧似乎快到了尾声,她也快被拉入梦中。“Sans……记得告诉我结局。”女孩嘟囔了一句,在爱骨的怀中沉沉睡去。Sans看着怀中熟睡的女孩,低头在她微笑的嘴角印上一吻:“好。等你睡醒告诉你。晚安孩子,睡个好觉。”


 


她在一片雨声中慢慢睁开了眼,下意识伸手向身边摸索,床铺微凉的触感让她忍不住把手缩了回来,人也向被窝深处挪去,抓着被子边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丝毫没有起床的意思。她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居然已经到了中午。屋里没有开灯,窗外也因为下雨而有些昏沉,她静静地看着雨滴打在窗户上模糊了视线,这种天气用来睡觉真是再好不过了。她小小地吸了吸鼻子,真是跟那骨待的时间久了,怕不是被他传染了,原本赖床的总是那个骨,今天却换成了她。


Frisk在被子里翻了个身,原本严实的被窝钻进了几丝凉意,她抖了一下,顿时清醒了不少。她看向一边,床头柜上放着一个日历,这一天被用红笔大大的圈了出来,她眨了眨眼,才想起来今天还有个十年之约。她在被窝里挣扎良久,还是认命地坐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炸起来的毛发,穿好衣服去洗漱。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居然已经离开地底十年。


待到收拾完毕,她抓起钥匙拿着伞出了门。气温有些低,女孩将一只手插进了自己的口袋,有些空,填不满整个空间还漏了点风进去。真冷,Frisk向衣领里缩了缩,等着公交车的到来,这种时候Sans总会仗着比她高一些而将她裹进自己的衣服里,不得不说虽然骨架子没什么温度,Sans的外套却有着让人意外的温暖。


连续倒了两三趟车又走了不少山路之后Frisk终于又回到了地底。一切还是那么熟悉,每一个地方,每一条小路。她和同来的大家打了招呼,一个人晃晃悠悠的走到了回音花田。走廊顶上的石头星星依旧熠熠生辉,回音花被星星的光辉铺上了一层浅蓝色,女孩走到水边坐下,享受着这里的宁静。她沉默着坐了很久,然后拿出了一张纸,一笔一划地写着什么。写好后深深叹了口气,将纸张认真地叠好放在一边,站起身来,寻找什么似的戳着一朵又一朵的回音花,最后在其中一朵前驻足了许久,小心翼翼的将它摘下来,抱在怀里,走回到刚才地方,慢慢躺了下来,沉沉睡去。花田又恢复了之前的宁静,只有她手中的回音花还在低语。


风吹开了少女叠好的纸条,纸上用颇为清秀的字体写着: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Sans,我想你。


“Frisk你愿意嫁给我吗?”“我愿意。”

评论(2)

热度(66)

  1. 领sama的死神手帐°Undergaoshi 转载了此文字
    啊……今天到我了呀w就,还是挺甜的?大概……嗨呀凡事要往好处想嘛,或许sans只是失踪了x悄咪咪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