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sama的死神手帐°

这里卷毛!
杉厨,福厨,杉福厨,二厨,卷二厨!!!【没啥不对?
写点乱七八糟的小东西w,爱糖(◍ ´꒳` ◍)【看到刀找直毛,我没有我不是
…不开车抱歉(๑❛ᴗ❛๑)
夜行动物,夜晚捕获率会增加【捕获个鬼😂
会写自设的糖嘿!狗粮狂魔hhhhhhh
我有世界第一好的二二!不接受反驳www

小夜曲

还是小段子(◍ ´꒳` ◍)自家的sf粮,摸着玩,不打tag。
奸商老板杉注意(◍ ´꒳` ◍)

    对付那堆诡异的魔化怪物是很耗体力的的一件事,不过比起这个,视觉和精神的冲击显然更大。frisk穿着小熊睡衣无力的趴在桌子上,尽量让自己不去想起它们。此时早已入夜,她却毫无睡意。
      水杯与桌面碰撞的声音传入耳中,同时视线中多出了一杯牛奶和牛奶杯上那只骨手。顺着手的方向看去将目光移到了骷髅脸上,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笑着,说了句:“喏,喝吧。”frisk又将目光收了回来,轻声嘟囔:“又不是小孩子了,喝牛奶又长不高。”“噗…”骷髅发出了一个小气音,又很快当做没发生过一样接着说道:“最好还是别浪费它孩子,这可不是普通的牛奶,要知道它的价值可以顶你两天的工资,不过今天确实表现不错,它是你的奖励,虽说如此,浪费总不太好对吧?”frisk默默在内心吐槽“黑心老板,欠我工钱,居然想用牛奶收买我,我是那么好收买的人嘛?…诶?这牛奶味道好棒啊!”她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的杯子,然后将剩下的喝了个干净。
    “好啦,喝完牛奶,也该去睡觉了,孩子。”他轻轻拍拍frisk的头,小姑娘眯着眼睛,想起今天碰到的东西轻轻抖了抖,然后猛摇头:“我不。”顿了顿,接着说道:“sans…如果你能拉首曲子我想我可能会不那么害怕了。”他看着frisk的脸想了想,叹了口气走到柜台后面取回了自己的小提琴:“好吧孩子你赢了。”
     sans打了个响指将两人带到frisk的房间,女孩乖乖的爬上床,盖好被子看着他,骷髅挑了挑眉骨,开始了他的演奏。frisk听着听着便进入了梦乡,看着女孩嘴角带笑的睡颜,骷髅轻轻收起了琴,亲了亲她的额头:“有个好梦孩子。”顺手关了灯,出了门。

评论(1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