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sama的死神手帐°

这里卷毛!
杉厨,福厨,杉福厨,二厨,卷二厨!!!【没啥不对?
写点乱七八糟的小东西w,爱糖(◍ ´꒳` ◍)【看到刀找直毛,我没有我不是
…不开车抱歉(๑❛ᴗ❛๑)
夜行动物,夜晚捕获率会增加【捕获个鬼😂
会写自设的糖嘿!狗粮狂魔hhhhhhh
我有世界第一好的二二!不接受反驳www

假面舞会

1.ooc与崩坏齐飞
2.如果吃的开心我也很高兴
3.杉真的苏,福真的可爱,这两一起超棒啊∠( ᐛ 」∠)_写不出万分之一想跪

   夜晚总是疯狂的好时候。
  sans慢慢晃着手中的酒杯,红酒随着他的动作划出好看的弧度,但是显然他的注意力并不在那杯酒上。
  这大概是她吃下去的第六块蛋糕了。
  半靠在沙发上,轻轻点了点沙发扶手,而后起身将酒杯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向那边的女孩走去,在她面前站定,微微躬身,伸出右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美丽的小姐,可否与我一起跳一支舞呢?”
  frisk对他的邀请略有些惊讶,不过眼前的男子的邀请意外的并不讨厌,于是她轻轻笑开:“为什么不呢,先生。”
  她带着白色的面具,只露出一双明眸,半张小脸和红到妖冶的唇。
  女孩将手递给来人,正好对上他的眼睛,他被面具挡住了半张脸,剩下的一半多数被笑容占据,可是眼睛的深处却和他的手掌一样没有半点温度。
  “有趣的人。”舞曲响起,她跟着他一起踏起舞步,她无意识低语,却被面前的人听了个清楚。“彼此彼此。”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他脸上的笑容微妙的大了一点点:“你刚才大快朵颐的样子也很有趣,young lady。”颇有兴趣的看着女孩红了的耳朵尖还有眼里一闪而逝的羞恼。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努力维持脸上优雅的笑容:“你到底看了多久先生?”“哦,也没多久…”他握着女孩的手,慢吞吞的回答。女孩提着裙摆一手点着他的指尖转了一圈,再次对上他的脸,虽然总觉得他话未说完,却没见那人有继续下去的意思,她也并不想问。舞曲还在继续,两人相对无言,她在心里暗暗赞叹了下临时舞伴的舞姿以及他的绅士,触碰之间温柔而不失礼节,跟他跳舞倒也舒服。
  “就几十分钟左右。”在舞曲快要终结时,那人突然冒出了这样一句。“…什么先生?”她有些茫然,对他突然的话语有些摸不着头脑,目光与他对上,试图从他的眼中寻找答案,却看那人笑容中多了一丝狡黠。frisk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他该不是说他看了自己几十分钟吧?那岂不是自己那点儿小动作被这人尽收眼底?sans看着女孩的脸一点点红了起来,脚下一乱差点失去平衡,扶着她背部的手便稍稍用了些力,向自己的方向带了下,脚下也挪了一步,让她站稳,避免了尴尬。感受到背部传来的力量让她回了神,低声道了谢,在听见他没崩住笑出声的时候察觉到不太对,想说什么又默默咽了回去,在最后一个舞步几乎报复性的踩了那人的左脚。“哦,抱歉先生,我的舞跳的不太好,还请多包含。”看着他垮了一瞬的嘴角,女孩嘴角微微上扬,那双好看的眼睛里却没有抱歉的意思。舞曲终了,她优雅的牵起裙裾,鞠了一躬,刚准备走,却又被他叫住。“我想我可以教你,youn…kid.”他在女孩的怒瞪之下改了称呼,下一秒就看见了她带了点恶作剧的笑容:“如果您做好了骨折的准备,我不介意。”“welp,如果你肯送我去医院的话。”
  frisk再次将手放在他的手上,开始了下一支舞,看着他的笑容,到底也没有再下脚。他大概是真的笑了。
  虽说是临时舞伴,两人的配合却很默契。很快,又一支舞将尽,牵着他的手向远离他的那边转了一个圈,略微停顿之后又转了一圈回到他身边,然后向后仰躺下去,被他结实的圈在臂弯中,居然有了一种莫名的安全感。sans躬身配合她的动作,女孩便直直望进了他的眼中,或许不多,可是他的眼底出现了点点笑意。
  一舞结束,双方行礼之后他轻声夸赞:“很棒的舞步。”“你也是先生。”sans准备说什么,frisk的身边却来了另一位女士,两人小声交流了什么,她乖巧的点了点头。女士离开了,frisk拉拉裙摆,略一施礼:“再见先生,我该走了。”“welp,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美丽的小姐。或许你该留下一只水晶鞋?”他闭起一只眼睛,这样说道。frisk小小的吐了下舌头,转头捏起一个黄色的马卡龙扔给他:“拿它来替代吧,再见,王子先生。”frisk笑了,转身离开,留下sans在原地一脸若有所思的笑容。
  三天以后,正在读书的frisk被管家告知有客来访,一边点头答应,一边又有些疑惑来人是谁。合上书,打理好自己,慢慢向会客室走去。在门口轻轻敲击过后推门进去,一眼看见了坐在沙发上微笑的sans,多少有些惊讶。sans笑笑,起身递给她一盒马卡龙,其中也包括一枚黄色的:“welp,看来你就是我要找的人了,kid。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frisk看着面前的马卡龙,笑出了声:“我是frisk,很高兴见到你,先生。”“我是sans,很高兴见到你。kid。”

评论(20)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