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sama的死神手帐°

这里卷毛!杉厨,福厨,杉福厨,渣写手,爱糖(◍ ´꒳` ◍)…不开车抱歉(๑❛ᴗ❛๑)
夜行动物,夜晚捕获率会增加【捕获个鬼😂
会写自设的糖嘿!狗粮狂魔hhhhhhh
我有世界第一好的二二!!!!!!!!!!!

搞事情(๑❛ᴗ❛๑)

嘶,我二写的卷二超甜的,就跟着摸了一篇(◍ ´꒳` ◍)
我二有辣————————么棒!
@Kupint 说好的出镜噗

    他第一次见到二二,是在一条老巷的巷口。
  他算的上是个美食爱好者,经常不惜跨过半个城区到城东去买原记的绿豆糕,因为有车倒也方便,那一天却是个例外。
  拎着刚出炉的绿豆糕,突发奇想准备一路晃悠回家,四下闲逛之时路过那条小巷,看见了正与女伴们谈笑的二二,带着一双清澈的明眸和与他之前所见女子完全不同的笑容印在了他的眼中。爽朗而干净的笑,仿佛冬日的阳光,让他的眉眼间也不禁沾染了点点笑意。眼神有一瞬和她对上,心漏跳了好几拍。
  有人从他身边经过,无意碰撞之间绿豆糕从手中滑落。他轻轻叹了口气,点了头算是接受那人的道歉,蹲身收拾地上散乱的糕点,顺便寻找垃圾桶的位置。再次回过头时面前多了一人,将靠近她的那部分绿豆糕递给了他。“喏,给你。”抬头发现正是刚才的姑娘,看见自己在她眼眸中的倒影,绕是他自诩花花大少阅女无数,此时竟也像个少年一般红了脸。
  当天晚上躺在床上的他失了眠,那人顾盼之间浅笑嫣然的样子慢慢磨进心里。
  有意无意的打探了下关于二二的事,每每听到总会勾起嘴角,有一天得知她还未有人上门提亲,努力压下心中的狂喜,去找了自己的爹,语气干脆无比:“我要娶她。”k老爷正看着什么,头都没抬:“儿大不中留。”
  婚礼当天,厌烦了应付乱七八糟的人,干脆推脱说自己喝多了,然后遛去看她。推开门便看见盖头被随意的扔在床上,二二则撑着头看他,手中还拿着半块糕点,笑了,喜于她的不拘小节。
  想她大概是饿了,问了句果然如此,就去了厨房,将之前特意留下来的饭食为她端去。看她仍然在咬手上的糯米糕,眯了眼睛,凑上前去就着她的手咬了上去,颇为满意的看到她惊讶的表情,呵,糯米糕味道不错,真甜。
  二二一向直率,只是在结婚当天就说可以休了她这事倒让他印象深刻,可是他又怎么舍得呢。
    他大概是不信命运或者其他的,但是现在他信了。
  坐在二二对面,看她大快朵颐,伸手蹭去女孩嘴角的饭粒无比自然的吃了,看着她通红的脸,笑的开怀。起身走到她的身后,轻轻环住她,怀中人似乎僵了下,却又放松了下来。将下巴放在她的颈窝,满足的蹭了蹭:“媳妇儿。”她没回答,但是红红的耳朵尖似乎暴露了什么。
  他的日常里便走进来了一个她。
  “卷少爷。”“…”“卷少爷!”他默默叹了口气,不去理她。二二几步冲到他面前,揪了他脑袋上那撮呆毛,看着他龇牙咧嘴的样子笑了:“阿卷。”“嗯。”“你啊…”二二一脸无奈,他却眯着眼睛将人拥入怀中:“二二。”她坏笑着捏了他的脸。想了想将人的手从脸上抓了下来,握在手里,感受着她手掌的温度。
  “阿卷,吃晚饭啦。”她端着几个盘子走了进来。他放下手中的书本走了过去,二二将盘子摆好,满意的点了点头,回头却看见那人乐的合不拢嘴,默默向他的呆毛伸了手。看见自家小姑娘锅底般的表情,及时刹住了笑,细细蹭去了她脸上的灰,难怪一个下午都看不到她人。
  桌子上的几碟菜看起来与平常的不同,甚至看上去有些危险,看了眼二二有些期待的眼神,又让目光重新回到菜品上,拿起了筷子。抱着把遗产全部留给二二的决心将菜放进嘴里的他愣了下,意外的很好吃。“阿卷…你是饿了多少天吗?”看着那人圆起来的肚子和一脸的满足哭笑不得。是她做的,当然不能浪费。
  “阿卷,好无聊啊。”二二站在他身后,手指玩弄着他脑袋上那撮呆毛,半靠在凉亭柱子上的他抬了抬眉。“我们去房顶好不好。”将人的手拉至脸颊蹭了蹭,点头说好,便起身跟在蹦蹦跳跳的小姑娘身后。
  夏夜的天空没什么云,清朗的能看见满天的星星。二二将一双小腿搭在房檐上晃悠,口中哼着些许小调,转身对着他招了招手。他在身边坐定,姑娘像变魔术一般拿出一包绿豆糕,放进他怀里。“绿豆糕吃完了吧,今天刚买的。”看看手中的绿豆糕,眼底满是笑意,她倒是一直记得。拆开那包绿豆糕,拿了一块递到她嘴边,她微微欠身将糕点咬走,轻轻勾了嘴角,趁她不注意在脸颊上亲了一下,下一秒就被小手糊了一脸,却笑的开心。
玩闹过后,二二靠在他的肩头,晃悠着脚丫看天上的星星,一手搂着她的人索性换了个姿势,当她的靠背,感受到怀中人的心跳笑出了声。“笑什么呢?”“笑你啊。”“你…”他凑到她耳边:“笑我的二二啊。”真是说不出的满足。

评论(2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