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sama的死神手帐°

这里卷毛!
杉厨,福厨,杉福厨,二厨,卷二厨!!!【没啥不对?
写点乱七八糟的小东西w,爱糖(◍ ´꒳` ◍)【看到刀找直毛,我没有我不是
…不开车抱歉(๑❛ᴗ❛๑)
夜行动物,夜晚捕获率会增加【捕获个鬼😂
会写自设的糖嘿!狗粮狂魔hhhhhhh
我有世界第一好的二二!不接受反驳www

【SF大逃猜——おなじ话】

呼…直接转啦【懒死算了

Undergaoshi:


*选材歌曲为《おなじ话》


*SF(♀)向


*禁止转载 喜欢的话可以小红心一下


*请尊重文手的劳动成果,友善评论


*所有文发完后会发出文章链接集合,为防止文章因被推荐而刷屏,请大家谨慎推荐,非常感谢




【你在哪里呢?】


  
sans带着些独属于冬天的凉意瞬移回了家,将冰冷的气息挡在了门外。站在屋里的一瞬间便被屋中的暖包围,虽然骷髅对冷暖的感觉不是那么敏感,但是家的感觉却还是让他脸上的笑容更柔和了些。四下看了看,寻找那个本该在屋里的身影,发现人不在,慢慢走到沙发边坐下,在沙发旁发现了一张纸条用清秀的字体写着“捉迷藏”,顺手将纸条收进口袋,双目微闭笑着叹口气,多少还是有些孩子气啊。将自己完美的嵌进软绵绵的沙发后随手摸索了下手机,指骨利索的按了一组号码,他并没有等待很长时间对面就接了电话。“knock,knock.”“Who's there?”“back.”“Back who?”“i'm come bake,kido.”电话那头传来了小小的笑声,像羽毛轻轻扫过,温柔而让人愉悦。不自觉放轻了声音,却不难听出笑意满满:“你在哪里,孩子?”
  “我在窗边哦。

  来到地面上已有一年,和骨兄弟一起找了一处安静的地方安家,虽然离市区有些远,可是和她的怪物朋友们离的却非常近,这让她十分满意。Toriel曾经邀请她一同居住,却被她婉言谢绝了,拉过离她不远的sans说准备和他一起住。papyrus对此表示十分开心,那骨没怎么表态,却也在toriel拉着他嘱咐了近几个小时以后很快为frisk收拾出了一间屋子。她曾进过sans的房间,那里简直像股泥石流,却没想到他帮自己收拾的房间却干净利落,甚至还弄来了当初让她藏身的那盏形状怪异的灯,刚想抗议那盏灯的存在,sans就轻轻拍了拍她的头,顺手揉了女孩柔软的棕发,脸上还是从未变过的笑容:“这可是私‘人’空间。以后这里就是你的了,孩子。”sans走了之后,女孩摸了摸刚才被他摸过的头顶,转身将自己扔在床上,把脸埋进了枕头。
【你在干嘛呢?】
  sans敲开了frisk的门,女孩站在窗前,有些兴奋的对他招招手,窗外的景色不错,她想分享给他看,sans站在女孩身边,或许外面是挺好看,不过他的注意力却在别的地方,女孩向窗外伸出手,似乎试图抓住那些飞舞的树叶,sans看她挺开心,就干脆将两人瞬移到了家门外那棵大树上。虽然还没下雪,可是温度多少有点低,一人一骨在树枝上坐定,sans便将他的外套盖在了女孩身上。frisk看了看只穿了件白短袖的sans,向他身边挪去,他虽坐着没动,却伸手护了下。有些不解这人要干什么,下一秒女孩便将外套盖在了两人中间。sans对女孩的动作pfff的笑出声,还未开口,反观某人却是一脸得意,骷髅闭起一只眼睛,干脆弄来了床被子,将两人裹了个结结实实,以至于papyrus回家时被树上两个大粽子吓了一跳,而树上两个坏家伙则笑的无比开心。
  sans侧目,女孩身后的树叶红的热烈,凭心而论确实很美,却抵不过身旁孩子脸上那抹红霞半点。
  frisk最近好像在忙些什么,在他回家之时见不到人,孩子大了随意跑跑也是正常,他虽好奇,却不准备管,在沙发上动了动,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躺着,只在她回来之后稍稍打量下她看看有没有表情不对,或者哪里受伤,不过女孩每次都是一脸兴奋的冲回家,为她的安全有些担忧的sans也就放了心,继续沉迷沙发,不想自拔。
有一天papyrus问了女孩怎么最近很忙的样子,女孩的目光向地板偏了偏:“我什么都没干哦。”
声音有点虚。sans看了看女孩,又将目光挪回了电视屏幕。
  就这样过了一周后的一天里,frisk手中拿着一个小盒子,脸微红跑回家。sans正在看电视,看女孩站在他面前就顺手拍了拍沙发,示意女孩坐下,她却站着没动。“怎么了孩子?”frisk将那个小盒子递给他,眉眼里透着几分欣喜。“送你的。”他微微坐直了些,伸手接过那个小盒子,打开后发现是一个骨头形的小徽章。还没有其他动作,面前的女孩先垮了脸:“啊…感觉没地方可戴的,果然还是该给你做装番茄酱的瓶子吗?”sans却笑着将那个小徽章别在了外套上,伸手揉了揉女孩的发:“这真酷。谢啦,孩子。”
从此那枚小徽章再未被取下过。
【到我身边来吧。】


  frisk18岁生日的时候,对着sans说“我要嫁给你。”sans闭起一只眼睛看着她:“heh,你还小呢,孩子。”frisk20岁生日的时候,她对sans说我要嫁给你。sans笑笑朝她扬扬手中的番茄酱:“等你长大。”frisk22岁生日的时候:“我要嫁给你。”sans笑的温柔,手中拿着一支回音花。他说:“好。”结婚那天sans看着被asgore牵着的frisk,轻轻笑着眨了眨眼。“到我身边来孩子。”frisk笑的像太阳。
   “马上就过去,等等哦。”
【来说说话吧。】
【好啊,那你先说。】
  婚后的日子过的如水般平静,却与蜂蜜一样甜。frisk像往常一样半躺在sans怀里看电视,看看桌上放着的番茄汁,再看看旁边的番茄酱,不由笑自己被身旁的骨影响颇深。sans对电视的兴趣并不大,一手环着女孩,另一手撑在沙发扶手上,有点想睡觉了。女孩眯了眯眼睛,玩心大起,伸手遮住了他的眼眶:“捉迷藏。”骷髅保持一个姿势没动,任由她玩闹。
“你在哪里呢?”还是很配合的骷髅懒洋洋数了321后这样问道。
“在你身边哦。”frisk将手收了回来,脑袋枕在他的肩上。
  sans偏头看了看她,靠着沙发靠背闭着眼睛,大声说着zzzzz,脸上却是盖不住的满足。
【 在看什么呢?】


  有一天sans回家的时候发现frisk拿着什么东西笑的一脸灿烂,想起自己刚从外面回来,身上还凉,便在沙发上稍稍坐了一会儿,随手拿了番茄酱喝了两口。然后走到frisk身边,轻轻抱了抱她。“在看什么呢孩子?”frisk晃了晃手中的物品,那是一张魔法相片,sans站在她的身后,拉过她的手想看看是什么时候的照片。看清后笑了,那是他们结婚那天的照片,sans少见的穿了笔挺的西装,而frisk则是一袭白色的婚纱,美的不可方物。他亲了亲爱人的额头:“那一天你美到骨子里了孩子。”她噗嗤笑开向他仰起脸:“那现在呢?”骷髅露出一个坏笑,揉乱了女孩的发:“锦上添‘花’。”“sans!”女孩看向手中的照片:“不过呀。”她笑的柔和:“ 我在看的是你呀。”
【你要去哪儿呢?】


  又是一个普通的夜晚,sans却睡的不是很好。他做了个噩梦,frisk从他身边消失了,而他却找不到她,一片漆黑中最后只剩自己一人,想喊又喊不出声,从噩梦中惊醒,擦去额角的汗,下意识去看身边,frisk睡的正熟,小小平复了下呼吸,揉了揉女孩的发。女孩动了动,猫咪一样蹭进他的怀里,sans笑笑,转身抱着女孩。“你要去哪里啊孩子?”他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说道。
    “哪都不去哦,一直待在你身边。”
——不怕被刀的请继续,想吃糖的可以就此打住了。





【你在哪里呢?】
  晚上似乎并不是个适合思考的时间,黑暗之中的思绪总会沾染上些许负面情绪。到底人类和怪物还是有差距,比如年龄。自己的头发中已经开始出现丝丝白发,而那骨却几乎从未变过,包括他的身高,frisk在心里坏坏的想。侧头去看那骨,已是午夜,他睡的正熟,习惯性伸手拉拉他那有些滑落的被子。她看着sans,今生已过半世,她还能这样多久?心底突然就多了一丝恐惧。
  轻手轻脚下了床,准备喝杯水冷静一下,走去厨房,拿杯子倒了杯水。房间内有些动静,sans似乎醒了,迷糊之间觉得身边没了人,“kid?”听到他的声音,frisk轻轻笑自己傻,心一瞬间静了下来,轻声回他:“我在隔壁房间哦。”
【你在干嘛呢?】
  时间一天天过去,frisk的身体也远没有以前那么好,渐渐不是很想动,待在家里的时间也就更长。sans本也就不是爱活动的人,就干脆一起窝在家里,有时候sans躺在沙发上看电视,frisk会在书房看看书。sans去拿番茄酱时总会顺手递瓶番茄汁给frisk,顺便看看她在看什么,偶尔讨论一下。虽然没有坐在一起,可是有时frisk会抬头看看他,发现他也看着自己时总会相视一笑,心里是无法言说的满足。
  “kid?”叫了frisk两声却没得到回应的sans向她所在的方向看去,她好像在专注的干什么,有些好奇便过去瞧瞧。“嘿kid,你在干什么?”frisk少见的露出一个有些得意的笑容,向他扬了扬手中的物件。那是一个小小的sans的玩偶,“哈,一个小骨头嗯?”frisk伸手拿过了另一个玩偶:“还有一个小人类。”
  frisk将剩下的话藏在了心里。
【在写信哦】
  frisk默默看着窗外不知红过多少次的树叶,因为身体不好而被sans勒令不许开窗。她看了看自己微微颤抖的手,露出了一个有些苦涩的笑容,或许时间不多了,人们不是总说自己的身体状况自己是最清楚的了吗。可是她有些不舍。这个世界多美好啊,她看不够呢,还有那个总是笑着的他,会不会感到骨独呢?
  她慢慢挪下了床,在书架上翻找,最后拿出了一叠信纸,一只笔。很久没有坐在书桌前了,她拿起笔,一笔一划认真的书写着,努力让自己的手抖的没有那么厉害,尽量每一个字都写的清清楚楚。
  她写sans所收藏的袜子们该怎样放好,她写衣物都分门别类放在了哪里,她写papyrus需要做意大利面的食谱和调料方位,她写附近有哪些靠谱的小店,她写sans最爱的番茄酱牌子在哪里可以买到很多,力图面面俱到。那封信到底花费了多少时间她不知道,可是看着洋洋洒洒的琐碎被一件件想起,让她忍不住勾了嘴角。信已到结尾,她认认真真写了最后一句话,然后仔细的将它折好,放进信封。将纸笔放回原处,再挪回床上,这耗费了她太多体力,她只来得及看眼装着那封信的抽屉,便陷入了黑暗。
【你流着泪对我微笑】


  总会有这样一天,谁都知道。可是在谁都不愿意它成为现实的时候这一天到了。frisk轻轻笑着,虽然已过了不知多少春秋,而她还是温柔依旧。大家把时间留给了sans,房间里只剩他和frisk两人。她动了动,想努力把手抬起来,sans察觉到她的意图握住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骨颊上,她有些留恋的摸了摸他的骨颊。“果然,sans还是笑着最好看。笑骨常开。”她试着跟他开玩笑,然而眼泪还是不听话的滑了出来。“遇见你真好。”她想起了和他相伴的这一生。“但是,抱歉。”抱歉不能陪你走的更远。“…”最后一句话,我不说,你也一定明白。
  frisk还是离开了。sans握着她的手,许久都没有动。
  在整理frisk的东西时,sans发现了那封她写给他的信。拆开之后,frisk那娟秀的字体映入眼眶,他用指骨摸了摸信纸的背面,那些细细的纹路让他不敢思考他的女孩究竟花了多大的力气来写这一封信。仔细的读过每一个字,像要把它刻在心里一般认真,却又很无力,他仿佛看到她在写时会微微偏头思考,落笔时带着微笑。
  将信按照原来的折痕叠好,放回信封,直接拿在手上瞬移回了房间,将信放在和frisk的合照前,将frisk的戒指放在上面。转头出了门。那是一封以my love开头的信。
   “再见。”这却是结尾。
【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我们说着话一如往常。】
  sans看着面前那块小小的石碑,他的女孩正在里面长眠。她会不会和自己做了一样的梦呢?在那个不大却异常舒适的沙发上,她靠着他,欢声笑语一如往常。
【你在哪里呢?
 在你身边,哪里都不去,一直在你身边。】




*注意*猜测作者时,请于要猜测的文章下评论作者LOFTER的ID

评论

热度(92)

  1. 领sama的死神手帐°Undergaoshi 转载了此文字
    呼…直接转啦【懒死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