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sama的死神手帐°

这里卷毛!
杉厨,福厨,杉福厨,二厨,卷二厨!!!【没啥不对?
写点乱七八糟的小东西w,爱糖(◍ ´꒳` ◍)【看到刀找直毛,我没有我不是
…不开车抱歉(๑❛ᴗ❛๑)
夜行动物,夜晚捕获率会增加【捕获个鬼😂
会写自设的糖嘿!狗粮狂魔hhhhhhh
我有世界第一好的二二!不接受反驳www

  正值雨季,手持一把蓝色的雨伞在一片绵绵细雨中走过。不管是不是会溅到身上,依旧孩子似的踢踢那些因雨而形成的水洼。她喜爱在雨季如此,只是往常会有谁在身边陪伴,而现在孤身一人,多少有点骨单。想到这个词的瞬间步子变的欢快了些,要是papyrus在边上一定会说她跟sans学坏了。
  她将手向伞外伸了伸,试图通过接触雨滴让心情平静一些。侧目看向身边匆匆路过连眼神都舍不得给一个的行人,无奈的笑笑。她这次来是想谈判的,虽有些不安,但临行前大家的笑容给了她不小的动力。那个穿着蓝外套的骷髅及时的阻止了话题持续到晚上,在下午之前带她出了山洞。frisk看着骷髅牵着她的手,刚才谁都叮嘱了几句唯独他没有开口。两人已到了山顶,她拉着sans的手骨,没有松手。sans看了看女孩,用另一只手揉了揉女孩的发,带着他万年不变的笑容说了句:“别担心孩子,祝你好运。”很神奇的,她心中的不安被这一句话消了大半。
  谈判还算顺利,她知道让人类直接接受与怪物们和平共处或许是件难事,不过至少现在他们有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地盘。她按了按自己的胸口,心脏正在以不寻常的速度跳动,紧张还是有的。她向门口走去,雨已经停了。乌云很快散去,天空蓝的让人欣喜,一道彩虹就挂在这碧蓝的天空上。她笑着掏出手机,将之拍了下来,顺手发给了一个号码,脸上带着点点红晕,将手机塞回了口袋。
  接下来的两天都在处理琐碎中度过,悄悄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揉了揉脸,一直保持着同样的笑容脸都僵了,真羡慕那个笑脸骷髅脸上并没有肌肉。想到这里,便掏出手机,上面还是没有任何回复,有些失落。拍拍脸蛋让自己打起精神,快到回家的时候了。
  几乎是一路小跑冲Ebott山,当到达山洞的时候她的小脸已经变成了大号番茄,却盖不住喜悦的表情。在被鱼姐摁进怀里又被羊妈抱完最后被papyrus抬回家的她用余光看了眼一片混乱中揉了毛的sans,发现他点了点头:“good job,kid.”
  第二天抱着手机左思右想好久的frisk还是去了热狗摊找sans,平时都带她去烤尔比的骨头今天却带她去了山顶。往草地上一躺的骷髅感叹着阳光明媚正是个适合睡觉的好时候,frisk坐在他身边看他露出满意的表情:“sans,你有没有收到我发给你的信息?”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口。骷髅没有回答,却睁开了眼睛。
  “喏,这个给你。”sans递过来个什么,frisk接过拿在手里。那是一只透明的被子,杯壁并不是平的,而是被分割成了许多小三角,杯中盛着水。有些不明白sans的用意,转头看看他,那骨示意她仔细看。frisk仔细看了看手中的杯子,然后惊讶的发现在阳光的照射下盛满了彩虹。
  身边的骨轻轻笑了,他看看frisk的眼睛,回答了刚才的问题。“现在我看到了,孩子。”

评论(4)

热度(42)